我仍要為香港祈禱

關於禱告,我憂心的是現在的兩極化現象:要不是毫不敏銳社會現況,只發出維穩式的祈禱;要不是只相信政治行動,根本不相信祈禱。

廣告